佛……

想干嘛干嘛,坑品极差

现在对3D动漫过敏了😭😭😭为什么动不动就要弄成这样!

烟云

我说我会填的(๑•ั็ω•็ั๑)

大纲修饰版,后面的内容还没填上去,再等等


————————————

(1)

魏小裁缝从小就跟着师傅四处游历,替人家做衣服,不论是旗袍,洋装还是繁复绚丽的戏服他都能做得有模有样,甚至是一样古时的戏服他也能跟着师傅修整一二。他不知道师傅这些本领是从哪学来的,他也不计较,他只要好好磨练自己就好了,努力将师傅的技术学个十成十!就像他不知道自己原本姓什么叫什么,父母是谁,家住何处,但只知道自己这辈子要过得有意思,也不要负了师傅教下来的手艺和操守。

最后师徒二人在姜城安了家。

白大少爷是姜城最阔绰的大少爷,风度翩翩,对衣着非常的讲究,为什么?

从小被魏小裁缝给惯的。

(2)

“我要他陪我!”白少爷很不开心,因为上树掏窝不小心把人家房顶给砸了被白母给禁足了,但小少爷顽皮得很,只要白父不在家照样召集他的小伙伴们作天作地,无奈白母只能“威胁”他的一众玩伴。

“不可以!”白母还没回答,小裁缝就摆着他的小手出声拒绝。

“为什么?”小少爷被一群大人们附和巴结惯了,又是一方孩王,除了他家父亲母上极少被拒还是毫不犹豫地拒绝。如同一个野孩子的他终于是生出一个作为一方首富之子的自觉,霸道,他怎么能这样拒绝我?

“我要学做衣服。”

“我也要新衣服。”

“哦。”

“你来!”又补充道,“大人做大人的衣服,小孩做小孩的。”

“我又不会!”魏裁缝知道白少爷的事迹,的确是一个有些霸道的弟弟:这是哪门子歪理?

“你不试怎么会?”也不等人拒绝拉着人家的手就走。

以魏裁缝的水平当然不是真做衣服,量了量尺码就被白少爷带得满院子跑,爬过了各色大树,摘秃了老院的大枣,当然这是眼泪带来的“高度”和“果实”。

是的,第一次爬树魏裁缝就在弟弟面前哭了,但还是给他摘了一堆的甜枣。这在白少爷心里留下了个极好的印象,一个心好老实又可爱的傻子。

渐渐地白少爷的衣服就比白小姐的多了,因为他想和魏裁缝一块玩,想让他给自己摘枣子,还想欺负他。所以就天天想要各种衣服,还要小裁缝天天给他打理。

对此,下人表示在白少爷这里,衣服是大爷!

(3)

稍微大了些,他知道魏裁缝喜欢看一些古籍但识字不多,就日常闹事,硬是要把裁缝带进学堂,这样魏裁缝成了白少爷的陪读。但是日常是,白少爷教魏裁缝,骂魏裁缝笨,然后自己再努力的读,然后继续骂魏裁缝笨!

魏裁缝到底是哥哥,知道白少爷心里的那些成就感偶尔也会装装傻来换取小孩的骄傲的笑颜。

但次数多了,白少爷也看出了些不对劲。眼前这个对谁都是笑眼眯眯的人一直在惯着他,哄着他。

“裁缝,这个你会的吧?”看着魏裁缝嘴边的梨涡,白少爷心中升起一股怒气,他又在魏裁缝的眼中看到了“慈爱”。

“哈?”魏裁缝一下子没明白,这个弟弟怎么不笑了,照理他应该很开心的。

“会吧。”白少爷放下了手中的书,走到魏的书桌前,双手撑桌死死地盯着他。语气里没有半分询问的意思。

被盯的人明显地不知所措,眼神不知飘到哪个犄角嘎达去了,“是你教了才会的。”他听出了白心里压着的火,收敛了笑容,把目光移到眼前人黑了的脸上,以表达自己的认真,还重重地点了下头。

“裁缝我问你,我多大了?”又是逗小孩的一套!白紧压着自己的怒气。

“十四?”又是意料之外的问题,魏疑惑:我这是忘记他的生辰了?

“面馆王家的小孙子呢?”

“九岁了吧。”魏说完试图笑笑缓解气氛,被白少爷一眼瞪了回去。这小子今天怎么了?

“我十四了。你能不能不要那样逗我。”白说得很慢,一字一句,咬字难得如此清晰。

好了,白家小少爷觉着自己是个大孩子。魏看着白认真的表情,眼中的疑惑不解变为了戏谑的笑意。然后伸手一把捞过白往自个身上搂,“好的,弟弟!”

突然被搂的人没来得及反应半个人趴在桌上,脑袋结结实实地撞在魏的胸口,那是他第一次听到魏的心跳声,听得白的身体升起些许燥意。

“谁是你弟弟啊!”反应过来的白一把把自己正乐呵的人推开!脸上写满了嫌弃。

“我啊。”魏边说边慢悠悠地站起来,比面前的小少爷足足高了一个头有余,说完还附带了一个眨眼。

白少爷恨啊,恨他妈把晚生了两年,恨自己只能抬头干瞪着他。他越瞪魏裁缝嘴角的小梨涡就越深,只得气呼呼地最会原位啃自己那本老书。他并不知道他瞪眼看着的人觉得他这个样子格外可爱。

但白少爷是谁,他能轻易认输吗?体格比不过他就比学识。再说体格这种东西是可以养的,从此白少爷念书格外认真,吃东西格外讲究,没事还要去武馆蹭点课。

魏裁缝看着东跑西赶的白少爷还挺开心的,虽然还是孩子的好胜心在作祟,但看着小孩往好的地方在进步,他当然是开心的,什么哥哥弟弟,他只要照顾好白就好了。这是他现在所能回报给白家最好的东西,自从他们师徒二人到了姜城就受到了白家的帮扶。只是,两人泡在一块的时间少了,他现在要在枣树下看上几页书才能等到白。索性某些日子他就不去白家了,在家画画新花样,为街口卖菜的老翁、大柳树下说书的马先生又或是面馆里迈着小腿的小孙子置办几连衣裳,也算是练练手。再后来,和师傅出远门的次数就多了,反正白少爷现在忙,他也乐得去。

魏裁缝眼中的大忙人的事的确不少,但忙完了见不着想见的人心里也闷得慌,或许是人见得少了,白少爷好像是有点理解白小姐写信时的心情和嘴角若隐若现的笑意了,只是他想写信的人连个地址都没留下。

对此,白家夫妇和魏师傅表示非常欣慰,因为表象是白少爷的功课和个子突飞猛进!魏裁缝的手艺也越来越精进。

(4)

再大了些,两人还没到独自持家的年纪,却已经懂了什么叫风情月意。

“白白你带我到你家库房干嘛?”看着四面各色的布匹,魏裁缝承认自己是动心的,但毕竟不是自家的东西。

“你上次不是盯着个姑娘的衣服看了一路,还问那是个什么料子吗?我家新进了匹西洋布,我瞧着差不多,你可以看个够!”白少爷声音夹带着幽怨,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着说出来的。

“哦。”

“你笑什么?”

“没。”

“……”白少爷看着魏裁缝眼睛毫无隐藏的笑意,不觉有些恼羞。

“哈哈哈哈,白白你真可爱!”魏裁缝向来会观色,见人脸色不对就往他身上抱,像个软乎乎的小挂件,软到了少年人的心湾里。

“干嘛呢?没骨头吗?”白心里暖洋洋的,没什么威慑力地把这个人形挂件往下扯。

“没有~”魏裁缝觉得这个同自己一般高的弟弟是愈发好抱了,就是会脸红。

白少爷是觉得这人脸皮是越发的厚了,全然没想到是谁给磨的,“起开!”

“不要!”

二人你一来我一往的动静总算是引来了守库的老大爷,白少爷脑子快拉起人就往柜子里躲,只留下条发着白光的缝。

库房里静的很,除了老大爷拖地的脚步声就是身边人节奏有些急的呼吸声,听得魏裁缝的心头一颤一颤的,乱了自己的节奏。

听着人的脚步声远了,白少爷转头看抓住自己袖口的魏裁缝,门缝外的光恰好照进了裁缝琥珀色的眸子里,亮得人移不开眼。而心跳早就乱了节奏的魏某人听着身边久久没有动静,扭头就撞见见白少爷的目光。

空气变得热了,好了,他现在只感觉到彼此的心跳了。

白少爷想,现在他亲过去这事是不是就可以定了。定了吧,定了?定了!

魏裁缝想,他现在厚着脸皮亲过去白少爷是不是就认了。亲不亲?算了?好害羞……

气氛烘托的正好,就差临门一脚了……

“咔!”白家的柜子都有些年头了,隔板可能不怎么稳,刚好垮在了两人之间。

白少爷抬起隔板,撩起一块大红色的布匹,魏裁缝早就冲出去了,只给了他一个背影,

“哈哈,白白,柜子里好热哈!”

后来听说白少爷向白老爷强烈建议把白家所有的柜子都进行加固,说是有利益受损的危险,说得有理有条,“义正言辞”。就此,白老爷觉得他家儿子终于长大了,开始操心家业了,自然满心欢喜地把更多的事交给他的好儿子处理。

(5)

长大成人后,二人各有各的事要忙,见面的次数就更少了。

天下不太平,魏裁缝同师傅去各地收些古衣,拿回来好好修整。再到后来也收些别的古物,只是魏对别的古物的确手生也不敢乱弄,这些个东西要是裂了花了就全由他师傅处理了。他也最近才知道师傅对古物如此有研究,先前他还以为师傅和自己一样在这个方面是个半吊子。

送来的,找来的古物越来越多,其中沾着炮火的味道越来越重。但此时魏只觉得师傅累,他心疼师傅,便越发努力练习,待在房里的时间多了,也不和师傅出太久的远门了。或者还可以说,他不想离那人太远,又要走那么长的时间,他更是难以忍受。

白少爷也要跟着白老爷去各个铺子作坊露个脸,了解下自家生意,也在工人前立个威。去各个宴会里认识商行里的大佬,熟悉行情,也结交些洋人,日后好合作。

白少爷性子看着冷,对外人也没什么笑脸相迎的习惯,而正是这在外不苟言笑习惯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压迫感,便让人觉得这个后辈仗着父辈的恩泽给人摆脸色。

酒会上的人除了白家人分成了三派,一派是亲和派,马屁拍得一个响亮,什么词好就往白少爷身上堆。白少爷一听,还是儿童时那些话,再眯眼一看,还是那一波人,就是多些白发,发了点福。白少爷认得他们,那一脸谄笑倒是一点没变,白少爷又仔细看了看:不对,还是多了几条褶子的,更不好看了。也就魏会说人脸上的褶子好看了,一张嘴蘸了蜜似的。想到这白少爷面色柔和了几分,面前人的马屁拍得更响亮了;第二派是严厉派,他们一个个架子端得大,说是孩子刚入行,要替白老爷教些道理,然后什么问题都给白少爷问了去,白一边敬酒一边一一回应了回去,最后为白少爷多得了个“年少有为”的名头;最后一派是群洋人,说是要抛开成见,一起合作。然后再派发些海外来的小物件,白少爷是不想要的,推了几个最后只得收下了个鎏金雕花的单片放大镜,那人说镜片是他们国家最好的技师造的,雕花是前宫廷老师傅亲手给雕的,想同白少爷交个朋友才拿出来的。白少爷看了,的确是精巧,挺适合用来做精细活的,便也就收下了。

魏师傅年纪大了,眼睛不好使,身体也没从前硬朗,没做几会就累了。不是很重要的物件就由魏裁缝代劳了,出去的时间越发频繁也越发长了,终于是错过了白少爷的生辰。

“少爷,这……”仆人看着满桌的菜肴,一脸为难地看着做在一旁面无表情的白少爷。

“再拿去热热。”

“这宾客都散了好一会了,菜热多了也不好吃呀。要不收了?”下人端起一碟凤尾虾,见少爷不回话,只得又叫人去热,刚走到门口就让人叫住了。

“算了,12点马上就到了,没人来了。”白少爷把目光从酒瓶的反光中移开,“倒麻烦你们陪我了。”

“不麻烦,不麻烦。”白少爷堪比夜色的脸吓得下人马上低头回应。


床板咿呀咿呀的声音宣告着床上人的辗转难眠,白少爷觉得这是自己过得最窝心的生日,说好要回来的某人今天连个影子都没出现,想着他又捏紧了手中的信。


“小白,小白。”魏裁缝路上出了点意外,一路着急赶回来整个白家的灯都灭了,又不方便叫人来门,一路爬了几堵墙才到白少爷窗前,白少爷做素来一丝不苟,睡前门窗都给你锁得死死的,爬不进去,魏裁缝只能喊他的名字。喊了几声都没人答应。

“小白应该早就睡了吧。”魏裁缝摊坐在墙边,告诉自己是自己来晚了,他看看手上的烫了金红盒子又望望天,看样子他是完全错过了白少爷的生日。裁缝眨了眨眼睛,努力压下心里涌起的委屈,一个大男人为这点事有什么好伤心的。他把礼物往地上一拍,拍拍屁股又打算翻回去。

“就打算这么走了?”身后的阴影里传出冷冷的一声,吓的小裁缝身形一颤,回头就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白少爷就在那等着自己,一双好看的眼睛在暗处发着魏裁缝最喜欢的光。一下没忍住伸手就抱了过去,“小白~”尾音上挑。

白少爷接住扑过来的大物件,怀里人用头蹭蹭他的颈窝,又无意识的来撒娇,他清了清嗓子:“你就想在这一直站着?”


“如果我时间再安排的多些就不会赶不上火车了。”一落座魏裁缝就着急给白少爷解释。白少爷给他到了杯水就抱手靠在墙边看着眼前人叭叭地说个不停,“那您干脆别睡了。忙就不要着急赶着回来,又不是只有这一个生日。”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甜滋滋的,但看着魏眼底的青黑说不心疼也是不可能的,“吃过晚饭了?”

“没……吃了!”魏答得含糊。

“行,我……”白话还没说完,魏忙接着说:“别了,天都这么晚了,别麻烦他们了。”

还想着别人呢?白摇头笑笑,出门时还呼噜了一把魏有些凌乱的头发:“我不嫌烦。好好坐会。”出门好久了还留恋手中柔软的触感。

“哦。”魏趴在桌上,半个脑袋埋在手臂之间,露出粉红的耳尖,一个“哦”字答的很轻。

白少爷生得金贵,十指不沾阳春水,面对这些锅碗瓢盆秃了头,倒腾了半天才热出几个小菜,但白少爷本人看得开心且心虚。他是尝过魏的手艺的,虽是些个家常小菜但比酒楼的师傅做得都合他口味。

带着一身柴火味的白刚回房间就看见魏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想来是真的累了。自己稍稍收拾了下就轻手轻脚地把魏往床上抱,魏身上有股味道,很淡就像春风中和着的花香。白深深地吸了几口乎觉自己像个变态。

第二天魏是在白怀里醒来的,醒来时已经日上三冈了,见白还在睡不敢乱动就着这个姿势又红着脸思考了好一会人生。

白少爷做事一直很果断,晚上几乎不带思考的上床抱着魏就睡,早上直接推了各种事物,说是让白老爷放他天假,连房门都没给人开。然后又躺回床上把人搂怀里,盯着他看了好一会。

魏裁缝人生思考得差不多,胆子也准备得差不多了往白怀里又蹭了蹭调整好方位听起了他的心跳声。

“干嘛呢?”头顶传来白某人的轻笑,吓得魏裁缝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你不睡了吗?”魏说着从白怀里挪出来。

“我睡了你就这样?”

“我还没说你抱着我睡呢?”说完魏的脸又红了几分。但魏某人就是魏某人,没过一会就调整过来了,“咋了,还不让蹭了呀。是给哪家小姐留的地。”说完一咕噜就跑下床,留下了白少爷想要按人的手。


我又有一个脑洞了,之前那个还没写完。。。。。虽然没人管,但我还是想打自己。。。


我的妈呀,那个十岁的姑娘。

有点强…………
我妹现在就十岁,还在看叶萝莉。(๑• . •๑)

会被封吗?@_@

我一直觉得他们是两个单独的人,没什么离你不可。没有事情里非要有你的影子。


给水太的《一朝一夕》的图
表白您呀 @静水流深
虽然不是很好看,但是超级喜欢你的文了~

烟云·三

辣鸡的我又来写文了

一个三生三世的脑洞,因为第二世的故事大纲写的差不多了而我又喜欢就自己先写了。其他的我的故事梗概也想得差不多了,出不出来就随缘吧。这个我一定会写完的(因为梗就可以当流水账来看了……)

借了民国的历史背景来写的。可能会有bug。

he,be暂定。

前文自取。

——————————————————
(7)
        “今日我师傅来做衣服,”魏裁缝将他在邻居家顺来的大枣列队似的摆在白少爷的书桌上,“最近怎么都没看到你?”
        “我爹回来了。”白少爷看了眼桌上的枣,语气中都是怨念,“尽让我看书做功课!”
        “我觉得白老爷不算太严厉呀,为什么这几天都不让你出去?”说完又瞥了眼桌上角堆着的一摞书,“怕不是你平日里玩得太疯,功课都给自己留着了吧?”
        “哼!”白少爷没搭腔。
        “我师傅说了,今日事今日毕,不能堆着不做的,不然越堆越多。”魏裁缝边说边摆弄起了桌上的枣,拿一个放一个,“你看呀,就像这枣,今天一个,明天一个,今天一个…………就越来越多,吃不完的。”抬头就看见白少爷一脸无奈的表情。
        白少爷拿起一个枣就要吃:“你说你怎么这么多话呢?”
        “诶!没洗呢!”
        “那你给我摆桌上?”
        “我……我去给你洗。”魏裁缝抓起大枣,起身就要走。
        “算了,算了,我读完我们一块去洗。”
        “好。”魏裁缝把枣一放,转身又要走。
        “你又去哪?”
        “你不是要读书吗?我去师傅那去。”
        “你就不能在这陪我吗?”
        “能!”
        …………
        “小裁缝?”
        “什么啊?”
        “你能别盯着我看吗?”白少爷被他看着怪不自在的,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可我好无聊。”魏裁缝撇撇嘴,声音奶奶的。
        白少爷从书架上随便抽了本书扔在他腿上:“你先看看书。”丝毫没有注意到魏裁缝为难的神色。
        “我……”魏裁缝刚想拒绝,就被白少爷一句话给堵回去了。
        “不许说话!”
        我不怎么识字……
        将要入秋了,天也暗的早些,平常仍可以出去走上两圈的时辰现在已尽是昏黄。白少爷合上,书,伸了个懒腰。看着坐在一旁皱着眉头的魏裁缝小嘴一张一张的,有些苦恼的模样。
        这样盯了他一会,又将目光移到他手中的书上。
        好嘞,才看了几页。
        “小裁缝,你看书好慢。”说了又补充道,“真的慢!”
        魏裁缝难得的白了他一眼:“我又不识字!”
        “我们洗枣去?”
        “不去。我要把这个故事看完。”
        “你又不识字,看完天都黑了。”
        “可我就是想看完呀,你别跟我说话,不然天黑了都看不完。”
        得嘞,他白少失宠了。白少爷看着魂都被吸进书里魏裁缝摇了摇头,拿了桌上的枣就出去了。待他将枣洗得干干净净装盆带回时,魏裁缝还在同那一页做斗争。
        字都认不全还看得那么起劲!白少爷在心里又翻了个白眼。他觉得自从认识了魏裁缝,他翻白眼的次数与日俱增。他一把抽过魏裁缝手里的书。
        “你干嘛!”
        “读给你听啊,看得这么慢!”白少爷把书规矩地摆在桌上,拿起大枣就咬了口。
        “白白你最好了!”魏裁缝双手撑着头,笑咪咪地看着他。
         白白?什么称呼啊?但白少爷表示他很受用,有人真心夸赞的感觉真的很不错!他赶紧咽下大枣,喝了口水,还正了正衣襟。用他的奶音大声地读了起来。
        窗外刚好走到这来看看儿子学习情况,顺便叫魏裁缝回家的白母听到这洪亮的书声表示十分的欣慰,觉着自己还没请人家师傅吃过饭,不如叫厨房准备准备。
         魏师傅虽然只是一个裁缝,但他也是姜城里有名的匠人。他做衣服的手艺是一绝的,各家的夫人小姐出席什么宴会都是尽量穿魏师傅做的衣裳,似乎穿出去就一种象征。各家老爷虽然对身上的衣服没那么上心,但都对自家宝库里锁着的古衣都是宝贝得很。姜城是个古城,有钱人家里总会收着数量不少的古董,这样魏师傅又多了一项业务——修复和护理古衣。所以各家人对魏师傅都是较为尊敬的,连带着魏裁缝也受到了这份尊敬,这样他一个裁缝才能同白家少爷走得如此的近,才能有白少爷亲自读书给他听的殊荣。
        白少爷将书一合向一旁笑咪咪的魏裁缝看去,眼尾上挑,等待着魏裁缝的夸奖。
        魏裁缝把他的表情尽收眼底,故意说:“没有大柳树下的马先生说得好……”
        “行!那你以后别听!”白少爷有脾气了,我特意 把看过不下十遍的书读给你听,是让你嫌弃的吗?
        “可我又没说不喜欢,我喜欢听白白讲故事。”
        “有多喜欢?”尾音上挑,白少爷压住嘴角的笑意。
        “嗯……第二喜欢!”
        “第一是谁?”
        “我师傅,第三喜欢马先生。”魏裁缝一下一下地掰着自己的指头。
        “那你以后听我讲故事好了。”每次都要在老柳树下站好久!
        “这个不行,马先生会想我的。”
        从这里白少爷知道了,魏裁缝的受欢迎是从小养成的!!
        “不过,我可以多听你讲一点。”
        “哦。”
        而在晚饭上魏裁缝知道了,白少爷不爱吃香菇。
        “所以,我去你家玩的时候,不要请我吃香菇!”
        “知道啦!”
(8)
        鉴于魏裁缝在时,白少爷的学习兴趣明显上升了,白家夫妇也就很乐意魏裁缝往白少爷房里跑。再加上魏师傅和白少爷的努力魏裁缝几乎成了白少爷陪读似的人物,一同去学堂,一起做功课。
       “白白,竹月是什么颜色?”
       “什么竹月?”
       “你也不知道吗?”经过白少爷的调教魏裁缝已经能较为轻松地看书了,虽然看得比较慢,但这并不影响他。他发现白少爷这里有不少关于古董的书籍,他看得很津津有味,不过仅限于衣服的部分。
        白少爷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手上捧着的竟然是他父亲的书。这已经超过他的学识范畴了!魏裁缝口中的白天才有点慌,但他罩得住。
        其实是这样的,白父闲下来的时候可能会来陪他看书。久而久之就落下了几本书。
        “我知道啊,以后告诉你!”
        白少爷心想,他可能得补补功课了!不然他可能就不能再“欺负”魏裁缝了,他紧握着肉拳,暗暗下定了决心!
(9)
        白少爷是喜欢中秋节的,父母都在家,吃的也比平时更丰盛些。但有一个不好的地方,他得一直待在家里,那就不能去找魏裁缝了,魏裁缝也不能来找他玩了。他趴在桌上,白净的小脸上写满了不开心。
        魏裁缝也是喜欢中秋节的,吃的也是主要因素之一。他今年去了邻居家里学做月饼,他想做好了可以给师傅,白少爷还有马先生他们吃。想到这他的嘴又泛起了盛着蜂蜜的梨涡。
————————————————
大家好,我叫废话多,我会尽量改的……

大家中秋节快乐呀,
快乐嗑西皮(ฅ>ω<*ฅ)

“小白,不是,我就只吃了你的月饼,不是你说不想吃的吗?”
“我现在想吃了。”
“那没……呜……”
…………
“好吃。”
“白敬亭,你丫的给我滚粗!”

今天我是个辣鸡画手

我又来荼毒他两了

山山是酷盖,秋秋是甜兔